普工协同发展的背后:工厂技能蓝领到底有多值钱?

“工厂招人不好。企业能做的就是提高待遇,提高隐形福利,帮助员工解决孩子上学等一系列问题。”浙江荣泰电工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泰电工”)总经理郑敏,通常的回应背后似乎是在刷新大众对“高薪留人”的认知。

5月1日,时隔26年,新修订的《职业教育法》正式实施。它旨在倡导普通职业教育的协调发展,包括确定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同等重要的教育类型,确定国家鼓励发展多种层次和形式的职业教育,努力提高对职业教育的认识,建立和完善职业教育体系。这也被外界视为从法律上打破了职业教育的天花板,将使职业教育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更强的支撑作用。

从市场来看,随着制造业自动化趋势日益增强,企业对技能型蓝领工人的需求激增,人才供给迅速增加。因此,随着职业教育体系的完善,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与职业学校合作培养人才,为智能装备提供“定制化”的技术蓝领。

蓝领技能越来越稀缺。

告诉郑敏第一财经记者,在工厂工作5-8年的运维工人年薪高达30-50万元。除此之外,工作满五年的员工还可以从公司获得500 ~ 100万的一次性奖金。

如此高薪的背后,需要的是作为行业“隐形冠军”的实力和信心,但更多的是招工难带来的加薪压力——“市场上涉及精密设备的操作工很少,很难招到。同时,培养一个熟练的技术人员的成本也很高,一旦流失,对企业的损失会更大。”郑敏认为,给予尽可能好的待遇是企业应对招聘的必然选择。

但是,待遇再高,也只能在稀缺的供给中“抢”人。

稀缺性从来都是相对的,供需失衡、供需错配才是根本原因。

招工难促使制造业加大了“机器换人”的速度和规模。随着制造业“机器换人”的规模越来越大,对拥有维护和操作这些机器技能的蓝领工人的需求大幅激增。

苏州智明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智明科技”,688355。SH)去年5月登陆科创板。该公司董事长吴告诉第一财经,现在很难招到普通工人,但更大的挑战是招到更高层次的技术工人,也就是能操作一些自动化、智能化设备的蓝领工人。他们的工作大多是巡查整个车间和生产线,发现异常能快速反应,小问题解决,大问题及时汇报。“这样的技术工人特别难找,供需越来越紧张”。

人力资源数据中心中智咨询开展的《2022年一线蓝领就业与薪酬管理调查》(以下简称“调查”)显示,83%的制造企业存在不同程度的蓝领用工荒,其中32%的企业常年存在用工荒和用工荒,42%的企业在特定时期会遇到用工荒(如生产旺季)。

高科技、能源、化工企业更多面临的是常年性的用工荒挑战,而汽车制造、机械设备、消费品制造企业主要面临的是特定时期的用工荒挑战,比如生产旺季。

作为一家半导体领域的科技企业,InnoSeco(苏州)科技有限公司CFO钟山告诉第一财经,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产能需求,公司的科技蓝领将多层次增加,预计全产能的科技蓝领总人数在700~800人左右。

钟山坦言,半导体人才的需求并不等于目前市场上的人才供给。这里的不平等包括人员规模和技能要求。

在智明科技的智能工厂里,现有的操作人员比同等规模的普通工厂削减了至少三分之二的人力,剩下的都是可以管理多台机器的技术蓝领。

吴指出,这些技术蓝领工人经常需要对自动化生产线和设备的改进和完善提出建议,有时还需要做一些新设备的调整测试。在这个过程中,一个成熟的技术蓝领起着重要的作用。他们不仅需要大学毕业,专业对口,还需要几年工厂实践经验。

稀缺性与“高价值”相呼应。

“我们自动化程度最高的车间,按人均产量计算,一个车间操作人员生产的年产值就有300多万元。一般制造业估计不到三分之一。”吴认为,这不仅是技术蓝领的高薪基础,也是他们成就感的来源之一。

在智明科技的工厂里,能独立工作的技术蓝领平均月薪是普通工人的两倍多。高级技术蓝领工人很可能比低级工程师挣得多。

为了留住成熟的技术蓝领,荣泰电工向他们开出了高薪。除了年薪30 ~ 50万,而且从去年开始,我们还慷慨承诺给完成5年的员工一次性奖金500 ~ 100万。

郑敏强调,这是正常年终奖之外的额外奖金,也叫企业年金。截至目前,公司已有近30%的员工领取了这笔年金。

这大概是制造业里工资最高的了。背后是这家企业远高于同行业的盈利能力。大部分利润不高的制造企业,一般给技术蓝领的月平均工资在1万元左右。

知止的“调查”显示,2022年,普通蓝领(普工)年薪在8万左右,高市场水平在9-11万之间;技术蓝领(技师)年薪10万以上,市场水平高的在12-15万之间。一些对技能要求高的企业,如高科技制造(集成电路、电子制造、新材料)或自动化程度高的企业(汽车零部件),高技能蓝领年薪15-20万。

此外,2022年,超六成企业对蓝领工人有明确的调薪计划,平均调薪幅度在6%-7%之间。一线蓝领的差异化调薪趋势明显。一些企业对有关键业绩的蓝领技术工人调薪幅度在10%-15%之间,少数企业甚至高达20%。

专门研发智能装备、为企业提供自动化解决方案的中科院自动化所苏州研究院院长彭告诉第一财经,技术蓝领的工作强度远低于生产线上的普通工人。而且,这不是吃青春饭的工作。不仅能做到很老,而且往往是“越做越值钱”,越老越值钱。

在科创板上市的博众精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众精工”,688097)是工业自动化装备领域的科技创新型企业。该公司人力资源中心负责人郝大川告诉第一财经,为了让技术工人有更好的获得感,他们对这些工作进行了“重新命名”,并设立了新的岗位,其中装配技师和机器调整技师分别对应交付技师、高级技师、FAE工程师和助理调试工程师,以改善制造业面临的就业挑战。

“因为不完全是因为收入不够高或者工作环境不够好。是因为现在年轻人的就业观让他们不愿意投身实业。我们的‘工匠’是从哪里来的?”郝大川说。

“技术蓝领坐在工厂里很轻松,很有成就感,也有能力保证设备正常运转。”彭说,年轻人不喜欢别人叫他们“工人”,所以现在更多叫他们“运维技师”,“听着也高”。

携手职校“养人”

根据“技能中国行动”实施方案,“十四五”期间,我国将新增技能人才4000万人以上,技能人才占就业人口的比例将达到30%。

CIIC的上述“调查”表明,自动化/智能化生产引入后,一线蓝领工人的就业需求发生了变化。约40%的企业表示普工需求减少,技工需求增加,增幅约10%-20%。少数企业对技术人员的需求增加了30%。目前,市场上高技能人才的需求比(职位空缺数与求职人数之比)长期保持在2以上,一些自动化、智能化相关的短技能岗位的需求比甚至在10以上。符合企业要求的复合型蓝领技能人才供不应求,技能型人才的培养开发迫在眉睫。

随着职业教育体系的完善,制造企业与各大职业学校的合作也就顺理成章了。

彭提到了这样一个现象:为了帮助客户培养能够维护这些设备的高端蓝领工人,他们越来越多地与当地职业学校合作培养人才,以至于“卖给职业学校为师生提供实训的机器形成了一个上千万的小市场”。

在彭看来,职业技术学院本身需要与市场紧密联系。随着市场对人才需求的变化,培训内容也要相应及时调整。

郝大川的主要渠道是岗前培训,通过与高校合作建立定向人才培养机制。“只有这样,才能形成持续的人才供给,公司才能形成可持续发展的人才梯队”。博众精工是一家独大的企业。每年有2000名“技术技能人才”参加入职培训。这不仅是对企业本身的培育,也是溢出效应,让新的技术和熟练工人在整个行业流动,惠及高端装备制造业。

据郑敏介绍,荣泰电工每年将新增100~200名技术蓝领工人。通常培养人才的方式是与大学对接,为对口单位提供实习机会。“从开始接触到工厂,时间跨度两年”。在最后一年或者学期中间,企业会为学生提供实习基地和实践项目,并获得相应的基本收入。

Insec与地方和省级职业学校建立了合作机制,并专门成立了半导体研究所。钟山表示,企业技术培训与校内理论知识相结合,不仅缩短了企业的培训时间,还增加了学生的实际操作和动手能力,有利于促进半导体人才的培养,实现双赢。

从去年开始,联想集团提出了将“蓝领”升级为“紫领”的计划,旨在形成联想教育、联想供应链、联想公益基金会的协同合作,贯穿专业技能型人才成长的各个阶段,从而形成符合智能制造要求,熟悉实际制造流程和相应技术理论,兼具动手操作能力和管理创新能力的复合型人才,即“紫领”人才。

“相当于给了年轻工人一个上大学的机会。”全球最大的PC R&D、联想在安徽合肥的制造基地联宝科技的公共事务总监李茜此前对第一财经表示,联想开展了一系列学习和发展项目,以支持和促进年轻员工的成长和成才,从学历提升,到职业资格认证,再到技能竞赛、帆船计划、千人工匠计划。

除了企业的自发努力,钟山还表示,希望政府部门发挥引导作用,出台更多鼓励一线技术蓝领的政策,增加他们的荣誉感和获得感。同时,技能人才的定位更多授权给市场和企业,增加了技术蓝领认证的灵活性。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